军事新闻

秦武王嬴荡的性格,真的就只是重武好战吗?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 03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春秋战国,波澜壮阔。诸侯列国在战与不战中,驾驭着历史的车轮向前发展。天下的诸侯有两种,一种是好战的,一种是不好战的。好战之国必是强国,如齐楚秦,不好战之国往往灭国,如卫鲁宋。秦武王嬴荡即属于好战派。

嬴荡的性格锋利如刀,秦国两代君主的变法图强和积累,确保了嬴荡既有好战的勇气,又有好战的实力。秦国横霸列国最厉害得兵器就是战争,嬴荡登上历史舞台,时间仅仅三年,但却把这种兵锋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但其夹杂在数代牛逼秦王之间,又因过早死于一场奇怪的事故之中,后世对嬴荡的研判,并不属于雄霸之主,即便在司马迁的描述中,嬴荡也只“有力好戏”寥寥数语。

可是,秦武王嬴荡的性格,真的就只是重武好战吗?

嬴荡之生存的背景,是在秦惠文王大出天下之时,秦国兵锋已直达中原,合纵抗秦之势的逐渐形成,侧面反映出秦国的力量,已非列国可比。嬴荡之母惠文后乃是魏国名流,这位王后出生于魏国时,亦是魏国国富民强之时,性格基因中沾染着中原遗风,嬴荡在这种潜移默化的教育中,如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秦惠文王留给后代的遗产,是一个强大的秦国。而为何要选择嬴荡作为其继承者,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嬴荡后来突然暴毙,惠文后和朝臣期冀拥立公子赢壮为君,即可证明当年诸公子之间,嬴荡与赢壮之间同属相同派系,至少是能相互扶持的,如此惠文后在嬴荡驾崩之后,才会选择赢壮作为君主候选人。

嬴荡上任之前,后来的重要人物芈月和其子赢稷即秦昭襄王尚在燕国为人质。这更是海叔在前几天的《秦惠文王到底更喜欢魏夫人还是芈月》的直接证据,惠文后在秦惠文王心中的重要性是明显要高于芈月的,所谓爱屋及乌,秦惠文王对嬴荡的喜爱程度自也要高于赢稷。秦惠文王对嬴荡的培养,至少在其立为储君时就已开启。那么,文韬武略,经世治国的学问,嬴荡必是有所涉猎。

嬴荡虽然在位只有短短的三年,可是就在这三年之中,他却干了不少事情。说是中规中矩也好,说是理所当然也罢,嬴荡虽说好战,但是他并不是打那种无准备之战的人。

嬴荡在位期间,平定巴蜀叛乱,设置丞相官位,其为政举措,自内向外,加强对土地的管理,疏通河道,筑堤修桥,在前期干了不少基础设施建设,更是对关乎农业的田律进行修订,制度建设上嬴荡显然也是未曾松懈。其初登秦王之位,便开展一系列紧张的外交活动,近则巩固秦魏联盟,远则扶持越国制衡楚国,这其实都在为其一生中最重要的战争做出准备,那便是宜阳之战。

嬴荡的自我情绪控制能力还是相当之强的,在要开展宜阳之战时,还曾主动请教左右丞相,即有名的甘茂和樗里疾,对他意欲灭掉周王室、得到应有威望的想法有何见解,实则是询问攻战之计。

而在宜阳之战取得胜利后,秦国自收复河西之战后,可谓是赢得更为重要的突破口。

所谓“伐宜阳,定三川”,宜阳虽为韩国重镇,但隶属于周国,而且夹杂在三晋之间,是秦国继续东进的巨大屏障,因此,拿下宜阳,就是为秦国打通战场通道的重要一环,更是为他的弟弟嬴荡最终灭掉周王国,埋下了一颗最关键的棋子。

那么,宜阳之战到底打的如何?